第二十六章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道德经全文及译文 >

第二十六章

第二十六章 发表时间:2019-02-15 15:01 作者:admin

【原文】

重为轻根,静为躁君①。是以君子②终日行不离辎重③,虽有荣观④,燕处⑤超然。奈何万乘之主⑥,而以身轻天下⑦?轻则失根⑧,躁则失君。

【译文】

厚重是轻率的根本,静定是躁动的主宰。因此君子终日行走,不离开载装行李的车辆,虽然有美食胜景吸引着他,却能安然处之。为什么大国的君主,还要轻率躁动以治天下呢?轻率就会失去根本;急躁就会丧失主导。

【注释】

① 躁:动。君:主宰。

② 君子:一本作“圣人”。指理想之主。

③ 辎重:军中载运器械、粮食的车辆。

④ 荣观:贵族游玩的地方。指华丽的生活。

⑤ 燕处:安居之地;安然处之。

⑥ 万乘之主:乘指车子的数量。“万乘”指拥有兵车万辆的大国。

⑦ 以身轻天下:治天下而轻视自己的生命。

⑧ 轻则失根:轻浮纵欲,则失治身之根。

特别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