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子掌握的基础知识是什么? 《道德经》的理论基础"

老子掌握的基础知识是什么? 《道德经》的理论基础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道德经入门 > 道德经常识 >

老子掌握的基础知识是什么? 《道德经》的理论基础"

老子掌握的基础知识是什么? 《道德经》的理论基础" 发表时间:2019-08-24 15:25 作者:admin

 

“道法自然”是老子哲学中非同寻常而又往往得不到确切解释的一个论题。

有人曾经这 样说过,我们受事物本身的影响没有受人们对事物看法的影响大。许多《老子》的注 释家对“道法自然”的解释就是如此。比较早的《老子》注释著作,如《汉书·艺文志· 诸子略(道家)》记录的《老子邻氏经传》、《老子傅氏经说》和《老子徐氏经说》等 都失传了,直到目前,我们知道汉代注释家河上公第一次将这一论题解释为“道性自 然,無所法也”。(《老子道德经河上公章句》卷二《象元》第二十五)受这一注释的影响,后来的许多《老子》注释家都在类似的意义上解释老子这一句话。当今的一些 《老子》注释者和解释者大都一脉相承地认为老子的“道法自然”是说“道自己如 此”,“道”无所效法。

在迄今发现的最早的《老子》版本——郭店楚简本(根据竹简型 制分为甲、乙、丙三组)中,这一论题就已经有了。同它相连的那段完整的话是:“有 状混成,先天地生,寂寥,独立不改,可以为天下母。未知其名,字之曰道,吾强为 之名曰大。大曰逝,逝曰远,远曰返。天大,地大,道大,王亦大。国中有四大焉, 王居一焉。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。这一段话在通行本《老子》中属 于第二十五章,两者在文字上大同小异,说明它是《老子》原本中就有的话。照字面 上的意思,“道法自然”就是“道效法(或遵循)自然”。其中的“法”字,义当同前面几句 中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”(人效法地、地效法天、天效法道)的“法”,句式也是如 此。将“道法自然”解释成“道自然如此”,既略去了相同用例的“法”字,也改变了与前 句相同的动宾句式。一些注释家将前面的“法”字解释为效法并保持了它们的动宾结 构,但偏偏将“道法自然”单独处理,这是非常不恰当的。

三国时代王弼对“人法地,地 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这句话及“法”字作了前后一贯的注解:“法,谓法则也。人 不违地,乃得全安,法地也。地不违天,乃得全载,法天也。天不违道,乃得全覆, 法道也。道不违自然,乃得其性,[法自然也]。法自然者,在方而法方,在圆而法 圆,于自然无所违也。自然者,无称之言,穷极之辞也。……道[法]自然,天故资 焉。天法于道,地故则焉。地法于天,人故象焉。[王]所以为主,其[主]之者[一]也。

“道法自然”这一论题不是一个孤立性的论题,它关涉到老子形而上学的根本问题 ——“道”与“万物”的关系,也关涉到老子政治哲学的核心问题——“圣王”同“百姓”的 关系。这一论题本身直接涉及到了老子哲学中最重要的一个概念“道”和比较重要的另 一个概念“自然”。作为老子形而上学的“道”,它是产生“万物”的根源(如四十二章说“道 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;五十一章说“道生之”),是“天地之母”(二十五章) 和“万物之奥”(六十二章;帛本“奥”作“注”,即“主”)。“道”不仅产生“万物”,而且也是 万物得以生存、存在的基础和保证,这就是为什么说老子的“道”既是生成论上的又是本体论上的。

《老子》四章说:“道冲而用之或不盈。渊兮,似万物之宗。”“道”虽是 万物的根源和基础,是万物的母亲,但它从不以万物之主自居:“大道泛兮,其可左 右。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,功成而不有。衣养万物而不为主,可名于小;万物归焉而 不为主,可名为大。以其终不自为大,故能成其大。”(三十四章)而且“道”也从不“主 宰”、“控制”和“干预”万物,它具有“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长而不宰”(五十一章)和“善贷且成”(四十一章)的至上美德(“玄德)。“道”的这种本性老子称之为“无为”。“无为”不 是说“道”没有任何作为,而只是说道不控制、不干预万物,而是让万物自行活动、自 行其事。

《老子》三十七章说:“道常无为而无不为。”“道常无为”,王弼的解释是“顺 自然”。可以断定,“无为”是“道”的运行和活动方式,它的发出者是“道”。“道”要“顺 应”的“自然”,不是“道”自己的属性,而是“万物”的属性。“自然”这个词不像“道”那么 古老,它是老子发明并首先使用的。老子所说的“自然”,不是指称“客体”(如自然 界),而是指称事物的“存在方式”和“状态”,即一般所说的“自己如此”。这是这个词在 古代中国哲学中的主要意义。“不要勉强和强迫”意义上的自然,就是从这里引申出来 的。相对于“道”的“无为”,“自然”的发出者是“万物”。

《老子》六十四章说:“是以圣 人……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”。很明显,这里说的“自然”是“万物的自然”。“圣 人”遵循“道”的“无为”推行“无为政治”,是为了辅助和配合“万物的自然”,这就是简本 说的“道,恒亡为也,侯王能守之,而万物将自化”。“自化”与“自然”义近,它是说“万 物”自行变化。从《庄子•应帝王》说的“顺物自然而无容私焉”同样可知,“自然”是“物 (万物)”的“自然”。王弼注《老子》一贯以“自然”为“万物”的“自然”,如二十九章注 有“万物以自然为性”,“圣人达自然之性,畅万物之情”的说法。这表明,“道”与“万 物”的关系,在老子那里确实是“道无为”与“万物自然”的关系。

老子说过“道常无为而 无不为”(见之于通行本和帛本),有人怀疑“无为而不为”的说法是后人添加的。然而郭店简本中确有“亡为而亡不为”的说法,这证明这一猜测是不能成立的。从这句话可以 看出,“道”是“无为”的。但由于道遵循万物,使万物自己成就了自己,因此它又是“无 不为”的。《老子》五十一章说:“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。道之尊,德之贵,夫莫之命 而常自然。”其中的“自然”,指的就是“万物”的属性。

“道”和“德”之所以受到万物的尊 重和珍惜,是因为它们不对万物施加命令和干涉,而是因任万物的“自然”。蒋锡昌解释说:“三十二章‘民莫之令而自均’与此文‘夫莫之令而常自然’谊近。‘莫之命’即‘莫之 令’,‘自然’即‘自均’,可证‘命’作‘爵’者,决非古本,于义亦难通也。道之所以尊,德 之所以贵,即在于不命令或干涉万物而任其自化自成也。”既然“自然”在老子那里确实是指“万物 的”自然,而不是“道”的自然,那么“道法自然”,就可以更具体地解释为“道效法或遵 循万物的自然”。